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凤舞晴川

时间:2018-09-22
我睡起来一向来如猪雷打不动的,而且冬日里被丰满的美女搂着入睡真是艳福无边啊。但今天却总睡不安稳,难道这次真的生病了吗?我偷偷感到无助和不知所措。
  想起自己刚做的梦,各种各样杂乱的梦,许多人许多事情错综交织,却都是模糊的。有时听到风的呼呼声,我很喜欢这种声音,像细小的沙粒落在眼睫上。但有时又梦见自己被追赶,我疯狂地逃命,风呛得我无法呼吸。于是不断地出汗不断地惊醒,又不断地在魔女的怀里迷糊入睡,如此反覆,汗把衣衫浸湿,想来是做了太多的亏心事,引来噩梦如此缠绕。
  不过被一双玉手抚摸着脸的感觉实在太过体贴,精緻的汽车后座上瀰漫着某种类似累斯嫔亚文化的气息,我终于放鬆了,怀着万般不甘和无奈迷糊睡去。
  麦当娜说,给我一双高跟鞋,我就能征服世界!说来她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不过也需要借助性感柔美的高跟鞋的魔力,但叶锋这名天龙波霸叶子楣,拥有天使的脸蛋和魔鬼的身材,她的一双粉腿一对豪乳,搭设出细腻温柔乡,绝对可以给我一个好梦。
  一夜宿酒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自己似乎被仙女拥抱入怀,抬眼间只见一条黑色薄呢包臀短裤,恍惚间发现自己竟然斜倚着躺在天龙叶子楣叶锋叶魔女这条深蓝色丝绒长袜包裹着的美艳大腿上。
  叶锋这身打扮别緻打眼且异常时髦,从最性感的粉腿显露度而言,浪妮子叶锋露了一大截足有二十多乃至三十公分,深蓝色的丝绒长袜裹得丰满的粉腿性感异常,还带出几分妖娆动人,枕着入眠是再好不过,肥而不腻,虽肉味略重显得有些俗艳,但如同农家菜一般,对色鬼投胎饿极了的我来说尽可撩情解馋大快朵颐。
  叶锋轻轻搂住我的脑袋,用小手轻轻拍打我的身体,温柔地拍打助眠哄我入睡,让我捨不得睁开双眼,任自己沉迷于温柔乡的万般缠绵之中。此时的她脱去了外面的黑白小方格双排扣呢上衣,只剩下贴身合体的蓝色高领套头羊绒衣,豪乳魔女叶锋的两个大奶子高耸着若隐若现,伴随着汽车的摇晃颠簸,这对丰满高耸的奶子在我的脸颊处摩擦揉晃着。
  叶锋坐在GL八第三排的座椅上,我则头靠在她的一双丰满玉腿上,而她也搂着我,此刻的我们出演着一场暧昧戏,静静地享受二人世界。
  虽然冬日有点寒意,但许久没有的温暖让我感到惬意,淡淡的音乐,淡淡的香水味道,淡淡的叶锋叶美女的脸,当我将脑袋埋进这天龙美女的一双粉腿一对豪乳之间,享受着被她搓来揉去的万般忸怩和舒爽,轻柔的女人手指在我脸上像鱼一样划来琢去,音乐催人入眠,这样的氛围是属于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种相惜和默契的。
  叶锋还时不时替我按摩头部,如此艳遇让我只用幸福来形容,而对于她的指法和按摩技术,我评价道:「按摩有板有眼,但是按摩力度方面还要加强锻炼。」这让提前找按摩院老师指导多日的叶锋叶美女颇感欣慰。
  最后我们两个人都有些累了,我就头枕叶锋叶子楣的一双雪白蓝丝粉腿儿睡觉,忍不住开了句玩笑:「小叶子,你的大腿肉多,实在太像个枕头了。」而她则脉脉含情地笑着回应:「秋哥你个大坏蛋,我要告你性骚扰。」
  「有小老婆告自己老公性骚扰的吗?」我忍不住更加想笑来着。
  人往高处走,总是愿意探索新的事物、新的感受、新的方法,所以我们的社会才一直进步。要进步,就得善于学习新的观念。男权社会对女性基本上持否定态度,男人总愿意一厢情愿地把女性塑造成赏心悦目的观赏品(如花瓶)和使用顺手随时能捏弄的洩慾工具,同时女人还得是一流厨娘、称职保姆、知心姐姐、全能母亲、低眉顺眼、温和驯顺、话少漂亮、乾净利落……(基本上是一个好使的奴隶)。
  同时,男人总想着枕在美人的大腿上睡一觉,想想把头枕在MM的大腿上就会睡得很舒服的感觉。每次空虚难过的时候,我都会点杀一到两名甚至更多的风骚妩媚妖姬艳妾陪我唱歌跳舞,然后带回去枕着她们的大腿睡上一夜,脸贴着她们的大腿睡觉,与其说是睡觉,不如说是休息,因为许多时候我脑袋里浮想联翩无法入眠。
  记得日本的伊籐博文这个大流氓曾用一句诗总结男人人生的最高意境,「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句打油诗流氓话流传很广,应该是有一定道理的,想必天下的男人心中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吧。
  是呀,我总寻思一个成功的男人真正需要做些什么,想想自己风雨近三十年,漂流近三十年,世间冷暖自知,谁懂我心,谁动我心?究竟世界是怎么了,我扪心自问,事事非非,是而非,非而是,连自己都半梦半醒似睡非睡,在社会上拼打了十年有余的我,这一刻彷彿明白了许多,做什么事情其实都有其游戏规则的,这应该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主要因素吧,遵循了社会规则江湖技巧,也就明白了那些潜规则,才会让自己条条大路通罗马,昂首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
  是呀,我要加油,我要拚搏,我要进取,「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此时又想起另一句俗谚老话,带着些许淫蕩遐思,「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枕着美女的玉腿睡觉,也许是属于所有男人的心中遐想吧。日本某公司就推出了「玉腿枕」,其广告词就是,「想做好梦吗?请睡『玉腿枕』」,继设计「手臂枕头」,让人有睡在爱人怀抱的感觉之后;日本这家公司又推出「玉腿枕头」,让男人可以躺卧在穿迷你裙的美人玉腿上做好梦。该公司的常务五十岚就说,因为日本家庭经常可以看到妈妈用这种坐姿帮孩子掏耳屎,孩子因为很舒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不过言不由衷似是而非,因为这家公司的「玉腿枕」,让男人遐想的绝对是温驯优雅撩情起性的大美女,而绝非慈祥可爱的老妈妈。
  而我们北方邻国的小金也在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同时,更无比热爱人民中的大美女们,据俄方高官声称他专列上随侍的女服务员个个姿色惊艳绝世,歌声甜美动人,相信她们都是普天堡和王在山歌舞团的专业女演员,被领袖带在身边以供随时调情享乐骑乘洩慾用的。
  小金声称自己为祖国和人民日夜操劳,每天的睡眠很少,是啊,白天为革命日理万机,晚上为自己日理万姬,哪儿能抽出些许时间休息呢。哀歎着为革命不辞辛劳的同时,说自己只有在外地考察的时候,靠在汽车后座上打个盹,这才算好好地休息一下。
  不过想来他身边总不缺妖姬艳妾大美人儿贴身贴心的侍奉,这正是「肉丝灰丝黑长丝,丝丝撩情;圆跟杯跟细高跟,根根起性!」即使打盹恐怕也是枕着无数绝色美女的勾魂肉丝销魂玉腿,沉迷于温柔乡里,打着肉贴肉肉包肉肉含肉的香艳美盹吧。
  枕着美女的玉腿睡觉是一种意境,而文人曰枕着美女的粉腿读诗又是种更高境界了,李白曰「人生得意须尽欢」,相对人漫长的一生,人得意的时间是短暂的,因此,得意时我们尽欢反而才是一种积极进取的态度。
  看尽长安花左拥右抱眠,甚至是枕着美女粉嫩的大腿读诗,这又是什么境界?若是没有诗意的情怀,只是单纯地枕着美女的大腿,最后将会变成没有格调的死睡。但美女是香的,好诗是美的,加上写毛笔字时透出几缕淡淡的墨香,这些诗情画意的因素,一同发生在同一屋檐下,那便是一种浪漫,更是一种人生享受。
  或许,美女大腿只需轻轻一枕,但就在那一瞬,所有美的意像都出来了,犹如手中的诗。那诗,是关于爱情的;那诗,是关于欢乐的;那诗,是关于美丽的。枕着美女大腿读诗,诗化的享受,因为美女的加入,更添得意。得意时,须尽欢,人生至此,足矣!
  不过,枕着美女的玉腿睡觉是种香艳意境,但我却没有读诗的想法,商海沉浮中脑袋里许多事情早已纠缠不清,此刻的我能枕着美女雪白粉嫩的大腿儿小憩一会儿,能把脑海中的事情想清楚就已足矣!
  不知不觉中想起昨晚和雯丽她们在江陵的聚会。回江陵以后,我们先到卧龙山庄将婷婷放下,让山庄里的春花和华英亚丽三女接下,和早先到手的另一个尤物关在一起,叮嘱她们严加看守并且好好调教,等我回来后重重有赏。然后我们驱车回到碧潭飘雪,和潘莉月琴一起沖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便去赶赴雯丽举办的迎春家宴。
  江陵大酒店不愧是五星级酒店,高档消费是它的特点,温馨和谐是它的灵魂,这里的色调稳重大方,灯光柔和结构简练,舒适而谨慎。此时,雍容华贵,艳丽无双的少妇雯丽在酒店的大厅里迎接我们,她换上一身休闲的便装迎了上来,看着那丰满的翘臀随着步伐左右来回摆动,我忍不住一阵口乾舌燥,不得不感慨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天生尤物,我这老江湖都被她给迷住了。
  「白秋,你看看都几点了,认打还是认罚?」英姿飒爽中略带几分娇嗲,听得人的骨头都酥了,偏偏不会给人做作的感觉,更有一番别样的风情。雯丽一指着大厅挂的大钟,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我连声道歉说既认打也认罚。雯丽一边骂着死鬼一边在我的屁股上含嗔带怨地狠狠打了几下以解心头之恨,好在潘莉和月琴一左一右给我打着掩护,这才敷衍过去。
  今晚是大年二十九了,中国传统的新春佳节进入最后的倒计时,浓重的迎春过年气氛浓浓地简直化不开在人们脸上瀰漫开来,江陵大酒店也到处喜气洋洋,到处披红挂綵,为春节增添了浓浓的传统色彩和喜庆气氛。
  古意湘菜馆设在饭店二楼,一片热热闹闹之中,雯丽亲自引路把我们带进一个包厢,屋里摆了两张桌子,见我们一进来,便莺莺燕燕站起来好几个,原来是君红玲玉璐瑶她们姐几个,我们就座期间,谢娟和叶锋很自然地融进了同一个包厢的另一桌,桌上的玉凤、仙娇、香萍、晓虹都起身相迎,谢娟坐在了玉凤身边,而晓虹和叶锋这对豪乳美女惺惺相惜地挤坐到了一块儿。
  屋内的气氛极融洽,大家欢聚一堂,开心的事儿说了一件又一件,笑声此起彼伏。平时都是各忙各的,一年聚不了几次,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这样面对面地聊聊。
  虽然雯丽对我们万般叮嘱下依然姗姗来迟心里有气,但身为一家之主,没办法之下,她今天也只好委屈一下自己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她的神色便恢复了正常,笑吟吟地说道:「今天咱们一大家子人总算聚到了一起,姐妹们都等久了。来,首先请咱们的家长说两句。」
  我笑着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冲着满屋子的佳丽美人们说道,「不必多说了,大家都看见了,今年是继往开来的一年,我们在飞龙龙腾的事业蒸蒸日上,云凤方面也捷报频传,而繁花吐蕊待来年更吐芳华,」说到这里我颇有些得意中又略带些歉意,「不过今天迟到了,对不起大家,让大家久等了。雯丽刚才问我是认打还是认罚,我说都认。打,已经打过了,现在认罚,来,先把红包发了再说。」
  家宴的温馨气氛此时慢慢体现出来,最兴奋的时候就是此刻拿几个大红包出来派,虽然单位也发红包,但每年我发的红包都是最大的,所以现在也是最让满屋子这些佳丽们激动的时候。
  雯丽潘莉这些总经理级别的这次是十万,月琴璐瑶这些副总级别的是五万,谢娟玉凤是两万,连仙娇香萍晓虹叶锋每人都有小一万呢,叶锋这个天龙叶子楣豪乳俏女郎,捏着信封里厚厚一叠红色的钞票,满脸通红俏丽夺目,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来,让我们姐妹们一起祝愿白秋,祝愿我们一大家人明年更上一层楼!」雯丽笑盈盈端起了酒杯,千金能买女人心,刚任她打了又认了罚,她的些许不快早已被厚厚的一捆钞票所湮灭,此时,满屋的女人无不笑靥如花欢欣鼓舞,憧憬着美好的前程举杯祝福属于我们共同的未来。
  或许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但我给人的整体感觉是大气和豪爽,没什么花花肠子,早就想通了,钱乃身外之物,自己本就没怎么看在眼里,何况身边的女人们都有着倾城倾国之姿,颠倒众生之貌,「醉卧美人膝,心连美人心」,这才是我心中嚮往啊!
  又是一番大醉,好在我预先就安排了第二天陪叶锋回晴川老家的事宜,本想让雯丽和潘莉陪着去的,她们辛苦了一年,趁这个机会顺便陪我出去散散心,大家一起好好休息一下。
  但老孙家秀英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生的那段时间太忙只是让璐瑶去送了个果篮,这次老孙和秀英张罗着春节期间準备摆百日宴专门邀请我和雯丽去,说要拜乾爹乾妈的,雯丽说我如果不去,她一定要去的。想想现在老孙的重要性,我不得不让步了,而且雯丽似乎从不愿淌我的浑水,便只好断了让她去晴川的念头。
  屋漏偏逢连夜雨,潘莉这边也有事情缠身,原来她的表姐夫身体一直不太好,最近病情恶化,住院检查下来说活体检验结果为恶性,表姐李媛媛已经在医院陪了快半个月了,人都已经虚了,在潘莉这儿借了一大笔医疗费,手术化疗加中医所有手段都上齐了,却一直没有大的好转。潘莉準备这个春节去顶顶表姐的班,到医院去看护病人,让媛媛表姐也休息一下,说来也抽不出身子陪我去晴川了。
  我心想莉儿的表姐夫虽然重病在身,其实也蛮有艳福的,有李媛媛那个绝色风韵俏少妇陪着,再饶进去潘莉这个活色生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一对表姐妹这两大艳色陪着,再疼的病也不疼了,再苦的药也会变甜许多啊!
  不过自己就郁闷了,但「竖起招妖幡,就有鬼上门」,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遍地抓,好在我身边狐媚妖艳的大小美女如云,我随意点选出这桌的月琴和君红这对漂亮女主持人、骚艳妃子随行伺候,眼见另一桌的玉凤这小粉头媚眼流波,浓妆艳抹后油头粉面齿白唇红地好不诱人,便向雯丽讨了她给我当此行的贴身司机,这姐妹几个被我选上顿时满脸的欢欣鼓舞喜不自禁,考虑到明天路途遥远出发较早,酒喝到中场我就安排她们几个预先退场了。
  去了后患,我自然是放心一醉。酒意朦胧中由丽后雯丽和媚后潘莉架持到雯丽的豪华包间时,我简直是不省人事了。俗话说得好,酒是色媒人,因这醉酒之下,不管男子女子,都极亦情动。芳心动荡,颜面绯红,慾火如朝般的感觉充满全身,两女呼吸急促,急需作爱消洩!
  第二天一早醒来,眼见身边床畔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丽媚双后俏脸上挂满了惬意和满足,而身边的淫具包里老孙配的良药又少了几粒,知道自己春梦中已被两大美后给轮姦数遍,此时浑身酸软遍体温热、下体隐隐生疼,脑袋里顿有万念俱灰的感觉。
  雯丽和潘莉两后似乎都想睡个懒觉,我也不愿打搅她俩美梦,毕竟辛苦了一年也该她们今早好好休息一下了。外屋睡着的谢娟和仙娇香萍撑持着爬了起来,柔荑洗头翘乳洗脸阴毛刷牙,无限娇羞中伺候我洗了个香艳的鸳鸯浴,三名美姬艳妾伺候着用了送到房间里来的早餐,手机里已发来短消息催促我好几遍了。
  谢娟将我送下来的时候,那辆宝蓝色的别克GL八商务车已停在酒店大厅门口廊道上,玉凤和月琴君红三女站在大厅门口一边闲聊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出入的客人。
  今天的玉凤媚眼流波、顾盼生辉中打扮得也比较别緻,一条马海毛面料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将窈窕身段裹得妩媚动人,腰间扎一条妖娆的大花黑色皮带,黑色包臀九分裤袜包裹着两条修长玉腿,脚上是双秀气的黑色中跟船鞋。
  而美艳的君红今天的打扮恰如冬天里的一把火,上身是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做工精细富含中式风情,面料为仿真丝印花软缎,手感光滑柔软,穿着舒适高贵典雅,而且衣服的领口、袖口等各边都镶有兔毛,暖和透气经典时尚,加上葫芦扣滚边收腰,漂亮潇洒、雍容富贵并极具气质。下面则是条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配上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和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俏脸含情搭配上丰乳翘臀,如同一名艳丽新娘娇媚万千殊色迷人。
  而她身边的月琴今天也是同款打扮,只不过是全身雪白,白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上面印有艳丽的粉色牡丹,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清纯中透射出艳丽粉俏,配上肉色长筒天鹅绒丝袜和白色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也是美艳不可方物。
  见我过来,玉凤坐进了驾驶室,而君红和月琴如同美丽新娘和伴娘一般,打开车门,一左一右恭候我上车,叶锋还是那身打扮,外面是件黑白小方格双排扣呢上衣,蓝色高领套头羊绒衣贴身合体,两个大奶子便高耸着若隐若现,下面是黑色薄呢包臀短裤,一条深蓝色丝绒长袜包裹着她的一双美腿,脚上是黑色带金色环饰的小牛皮高跟长筒靴,此时的她在车内早已是笑靥如花轻轻拥我入怀。
  玉凤发动引擎,车子很迅猛地开动起来,车窗先都大开着,在狂风里闭上眼睛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有种所有忧愁随风一扫而光的错觉。
  我枕着叶锋的一双美腿斜靠在第三排座位上,月琴和君红坐在第二排,将独立的椅子朝向后方面对着我。
  眼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美艳君红上下打量,骚货月琴有些心里过不去了,「白秋你老盯人家君红姐干嘛呢?」她恶狠狠地问着似是来者不善,「呵呵,我看君红今天打扮得真像个新娘子呢!」
  「是吗白秋,你不是喜欢人家这身,故意让人家穿的吗?」君红这艳货见我夸她,斜睨着飘了个大媚眼过来,让我浑身上下一个激灵。
  「是啊,上次主持龙腾的迎春晚会时,你穿这身出来全场惊艳,当时就可了爷的心了呢!」我皮笑肉不笑地奉承着,心想当时就想拥了这一身大红的美艳新娘子进了洞房,操死这活色生香的香艳肉儿呢!
  「那君红是新娘子,我算什么呢?当时人家也是穿这身主持的繁花迎春晚会啊!」骚妃月琴总不忘争宠献媚,我就是喜欢她这种不服输的骚劲儿。
  「她是新娘子,你就是伴娘呗!」我笑看两女争风吃醋,心想一对日货,有什么高低贵贱的。「改天月琴姐当新娘子,君红姐当伴娘不就行了!」搂着我的叶锋见势和起了稀泥,这小蹄子还蛮懂我心思的呢。
  「还不是都便宜了白秋你这个大坏蛋啊!」月琴听这话笑了起来,君红和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她,「新郎倌都是你一个,不便宜你又便宜谁呢?」月琴哈哈笑了起来,连带着车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不过也怪可怜的,」此时的月琴脸色却又阴冷起来,默默看着我,屈身过来咬着我的耳朵说,「昨晚又被雯丽和潘莉给轮了好几遍吧?多可怜的小身子骨儿,怎么架得住如狼似虎的这么一帮女禽兽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是又羞又急,嘴里不由得热情招呼起月琴来,「小浪蹄子,爷昨晚才给你发了大红包,好吃好喝把你养起来,今天就尥蹶子了啊,你个不识相的家伙,看爷抓住你怎么收拾你?」起身就想抓住她猛扁一顿,但不知是昨夜过于风流身体虚了,还是月琴一身靓丽软缎过于滑腻,终被她挣脱了身子跑到前座去了,和玉凤在前座聊起天来。
  我软软的身子跌倒在叶锋怀里,在她的哄拍和君红的温情对视下浑然睡去……。
  就这么昏天黑地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车子有些颠簸,缓缓从豪乳魔女叶锋的怀里爬起身子,定了定神走到前座。月琴见我过来,懂事地让出副驾位置坐到了后面。
  叶锋也坐到了第二排,我刚一落座,君红便转过自己的椅子朝前坐了,并递给我一小罐摩卡咖啡,可能才用车载保温箱加热过,温温的几口下去连带着心都温暖了起来。我回头讚许地对君红点点头,心想身边这几只俏货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怎么样?到哪里了?」我问正在全神贯注驾驶着的专职司机玉凤,「我们从高速下到省道了,这段在修路,所以颠簸得厉害些,」玉凤一边开车一边回答着,小丫头怪有灵性的,驾驶技术满娴熟,似乎不比那个平莎差,看起来真像个老司机了。
  「叶锋,还有多远呢?」我问问身后的小魔女,她想了半天还是不怎么能想明白,最后小声说,「应该还没到吧,不过也不太远了!」是啊,以前总是赶客车,何曾享受过这种专车待遇啊,想到这里我不想责怪这豪乳美女起来,何况早有「波大无脑」的说法,但话说回来,如果她太有脑子了,这一对傲视天龙的波霸豪乳又如何能轻易被我美美把玩于股掌之间呢?
  娇美的小蜜开车,风骚美艳的妃子和豪乳侍妾在身边慇勤侍奉着,我品着香浓温热的咖啡享受这惬意的一刻。「你和天龙那个郑平莎还有联繫吗?」玉凤突然问了一句让我有些发愣的话。「有啊,怎么啦?平莎答应了,过两天她就到繁花来帮我。」也没怎么考虑,下意识嘴里就溜了这么句出来,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帮你?」玉凤撅起小嘴嘲讽地说。「不是帮你解决性饥渴吧?我可听说她是天龙的红人,你可悠着点儿,别把事情闹得不太愉快了。」我心里直犯嘀咕,怎么也弄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平莎的事情,按理来说这事儿做得蛮漂亮的,除了圈内的几个以外,外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打了几句哈哈,把话头绕开了,但玉凤却有些意犹未尽,「说来,这女人就靠一张脸,脸蛋儿生得好长得漂亮,走在天边都有人惦记,否则爹不愿生娘不愿养的,比个小猫小狗还不如,」玉凤给我一个妩媚微笑,似乎洞察一切的目光让我颇有些心虚起来,「所以叶锋你千万记住,在自己脸蛋上花再多的钱、再多的功夫都是只赚不赔的!」身后的叶锋似懂非懂地点着臻首,目光却死盯着前方道路怕走岔了。
  「像咱们月琴姐,虽然是厂里工人出身,但不等不靠,不怨天不怨命,靠着一张漂亮脸蛋儿和一副窈窕身段儿佔据了先机,而且人吃不了的苦她能吃,人做不出的事情她能做,人过不了的坎儿她能过,硬是自力更生勇创佳绩,从飞龙厂的厂花干到了现在繁花的副总,咱们老大跟前的头牌宠妃……」眼看着玉凤越说越兴奋,话也越不靠谱了,不要说身后的月琴连我都听不下去了,我硬生生打断她,「玉凤,你是吃枪药了怎么的,那点小心思以为老子不明白,嫌红包小了就直说,别他妈夹枪带棒地埋汰你月琴姐。」
  月琴是最怕人家揭她的短,想当初,大厂花出身的骚妃月琴看大姨太雯丽端庄娴雅,颇受人尊重,于是也想改变风格,走淑女路线。首先摒弃了大红大黄等艳俗的打扮,其次也改正了说话低俗的毛病,整日里捧本书装神仙,对于我这个老公,也一改往日风骚的作派,努力学习端正贤良的功夫。
  没过几天,老子就有些不乐意了。心想:我要你就是因为你是个下贱的厂花出身,要的就是你那个风骚劲,结果你还给我装个正经了,心里渐生厌恶。
  月琴本身文化程度就低,除了漂亮的脸蛋和妖娆的身材、一身骚味儿就没什么资本,更谈不上什么靠山,原先之所以在家里还有些地位,完全是因为我宠着,也着实让那几位三奶四奶的嫉妒。现在看月琴失势了,什么刻薄话儿都来了,连那些伺候人的仙娇香萍等一众小丫头看见她也是一脸爱搭不理的。
  月琴原先好歹还是吃香的喝辣的,被窝里是暖的,现在可倒好,要口剩菜热饭还得看人家脸子。更让她生气的是,那几个三奶四奶的原先最瞧不起自己的就是那股子风尘劲,总觉得自己是贱货,可如今看月琴打算走高雅路线了,不仅璐瑶,连带着君红玲玉那些个姨太太还有谢娟玉凤这些个娇甜小蜜都在背地里一个比一个学着风骚。
  月琴这下真是傻了,才知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儿的道理。自己一没地位,二没学问,三没特长,四没财产,再没点媚惑老公的功力,那不敢情乾等着下课吗。
  想明白这点,月琴倒也改变得快,把那四书五经之流一股脑给扔到垃圾堆里去了,重新擦脂抹粉,捡起了媚功,发起了嗲劲。而且为了重拾旧山河,比之以往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帮衬着我收叶锋弄婷婷,鞍前马后张罗得比自己的事儿还欢,狐媚得我五迷三道的。于是乎我又重新找回了自己喜欢的骚妃月琴,宠幸她的次数自然而然就多了起来,月琴这才真是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又是人前显贵了起来。
  看道路越来越不好,而玉凤这个专职司机被我训斥得双眼通红,泪花儿都快下来了,情绪有些不稳定,便将她赶到了后座,叶锋坐在副驾的位置上给我指路,由我亲自开起车来。
  好在叶锋这个俏妮子脑袋还不笨,沿着省道开了不久就找到一条岔路下了机耕道,在田野间又颠簸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小水电站,一个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高中生模样的小伙子站在电站门口,叶锋一看见他,远远地摇下车窗对他招手致意,笑着对我说,「我弟弟!」
  怎么又是个弟弟?我心里直犯嘀咕,月琴有个弟弟,婷婷有个弟弟,叶锋的还是弟弟,都计划生育这么些年了,自己收了几房姬妾,占够了大小美女们便宜的同时却又白搭上这么些小舅子,真有些弄不明白了。
  不过,开了几个小时的车,终于还是到了,但其实都还没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