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章 真龙戏凤(三)

时间:2018-09-03
「嘿嘿嘿。」侯龙涛挑断了两条银丝,把手指放到嘴里,味道不是很浓,清清淡淡的最适合给自己解渴。司徒清影听着男人的笑声就不舒服,老是觉得他是在嘲弄自己,乾脆不理他,只管欣赏眼前的美景,刚被扒掉裤子时的那种恐惧和羞耻只剩下了一点点。
  侯龙涛从地上捡起剪刀,把女孩儿内裤的裤腰剪断,猛的往她身上一压,胯间的「镔铁棒」就镶进了她的臀缝中,左手一揪她的辫子根儿,强迫她把脸向右扭了一些,右手托着她的小内裤送到她面前,「小白虎,看看,这是什么?那片亮晶晶的体液该不会是你的尿吧?」
  「你……你……」司徒清影听到男人对自己的称呼,又闻着棉布上散发出的香气和淡淡的臊味儿,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想把头扭开,可男人却不容许。
  侯龙涛在女孩儿的脸颊上轻轻亲吻,「别挣扎,好吗?我不想再弄疼你了。」他把小内裤拿得更近了,伸着舌头把裤裆上的淫液舔进口中,「味道很好,又这么多,是不是因为我弄得你很舒服呀?」
  「不是!」
  「真的吗?」侯龙涛开始上下左右的小幅摇动臀部,使自己的大肉棒在女孩儿的屁股沟中磨擦,搓蹭她紧闭的小屁眼儿和无毛儿的大阴唇,「唉呀!」他故作惊讶的叫了起来,「我的老二都湿了,你的爱液突然又增多了啊,是我的功劳吧?」
  「啊……自作多情,我完全……嗯……是因为萍姐和……」
  「许如云。」
  「完全是因为萍姐和云姐……啊……啊……才会有感觉的……」司徒清影只说出了部分事实,刚才侯龙涛停顿的那一小会儿,她所得到的快感起码减少了一半儿有余,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渴求男人的爱抚的,但出于多种原因,她不可能承认。
  其实要是光从身体上说,司徒清影并没必要否认侯龙涛带给了自己快乐,到现在为止,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女人可以做到的,女孩儿有反应并不代表接受他,更何况确实是有何莉萍和如云的因素,她所不愿意承认的是男人动作的温柔,这和她打小儿的「信仰」是格格不入的。
  「小白虎,作为一个男人,我一定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得到性满足的,既然我还没有做到这一点,那只好继续了。」侯龙涛说着就把小内裤扔开了,双手卡住短背心儿的下端向上一推,直接捏住了女孩儿挺拔的乳峰,两根手指轻轻的拨动奶头儿,「很棒的奶子,让人爱不释手啊。」
  「呵……呵……」司徒清影的呼吸打着颤,她不理会侯龙涛言语上的挑逗,自己越是答理他,他就越会来劲,可真要完全把他从脑海里赶出去也没那么容易,光是乳房被揉得发酥这一点,就无法忽视他的存在,再加上那根别在臀沟中的「烧火棒」时刻提醒着自己正被一个男人玩弄,就连把他想像成一个女人都不行。
  侯龙涛开始向后挪动身体,舌头顺着她的后背往下舔,右手离开了她可人的乳房,中指压住她的脊椎,缓缓向下滑,当舔到美人的柳腰时,左手移到了她的小肚子上,轻轻的挤按,都能感觉出她在自觉的收缩小腹,这是一种身体获得欢愉的表现,「我还从来没给小白虎口交过呢,希望能让你满意。」
  司徒清影并没有听清楚这句话,一是因为男人的舌头正在她的尾巴骨一带舔舐,说得有点儿不清不楚,二是因为她被弄得浑身发麻,自己也有点儿犯迷糊,三就是面前的好戏一幕连一幕,而且开始进入第二阶段了,她大部分的注意力全在那上面。
  两个美妇人互相抠了半天屄,都是快感如潮,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如云……啊……我……我没……啊……没力气了……嗯……站不住了……啊……」
  「萍姐……萍姐……我……啊……啊……我也不……不行了……啊……再……再用力……啊!」何莉萍和如云猛的吻在一起,二美插在对方小穴中的手指都不再活动,身体也变得僵硬。
  几秒钟后,两个天仙般的艳妇缓缓向边上倒去,侧身歪倒在真皮大沙发上,都是「呼呼」的喘着气。如云岁数稍小,跟侯龙涛好的时间也长,受含有金鳞草成分的精液滋润的次数也就多,现在体力恢复的也就快,她把身体挪到何莉萍身边,让何莉萍坐正,头靠沙发背儿,自己则把右腿蜷在沙发上,侧过身,探头和她接吻。
  这次的吻很柔和,嘴唇儿互相磨擦,只是偶尔才让舌头轻轻碰触。如云把何莉萍的洋装裙摆拉到了腰上,右臂轻压在她的头顶,四指若有若无的撩拨她的青丝,左手在她没被丝袜包裹住的臀腿间抚摸、揉捏,「萍姐,你保养的真好,皮肤跟诺诺的一样滑嫩,简直就是天仙下凡。」
  「呼……你就会取笑姐姐,你才是真正的人间极品、仙女下凡呢,要不然龙涛也不会叫你『嫦娥姐姐』了。」何莉萍的右手扶在如云的一颗豪乳上,左手绕过她的细腰,捏住她的屁股。两个女人都明白,对方并非在吹捧自己,那些讚美都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司徒清影又把银牙咬得「咯咯」直响了,不过这次是急的,她多想跟何莉萍、如云一起高潮啊,可自己得到的快感并不够,只能让自己的性慾狂增,看着何莉萍在如云的右臀上捏弄,自己也好想去摸一摸,不用力,只是轻轻的摸摸也好啊。
  女孩儿早已看到了如云左臀上鲜红色的纹身,只是如云刚才一直在移动,她并没有机会瞧个清楚,也没有特意要去瞧,因为她一直以为是一块胎记,但现在美妇人左边的屁股蛋是静止的,完全都在她的视线之内,她终于发现那是两个隶书的汉字—「爱奴」。
  司徒清影简直要嫉妒死侯龙涛了,看得出如云绝不是一个身份一般的女人,但她竟然会愿意为了那个死男人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永久的烙印,可见她已经被完全的征服了,想到身后的无赖可以天天对这两个世所罕见的美人为所欲为,她的脑袋都快炸了。
  但是与此同时,她又觉得那两个含义明显的字是超出想像的淫美,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如云的屁股本身就是极品,又白又大,又圆又翘,真想在上面咬上一口,不、不、不是咬一口,是极温柔的舔一舔,是离近了闻一闻它所散发出的沁人心肺的肉香。
  司徒清影都快要哭出来了,她的双腿抖得厉害,就连臀肉都在发颤,小腹也是一下儿一下儿的用力缩紧,她身上是躁、热、酥、麻、痒五感俱全,简直能让人疯掉,可她的双手被捆着,不可能自己解决,但要她开口求男人,那更是万万做不到的,万幸的是她的心情完全从肢体语言上表达了出来。
  侯龙涛自然不会让漂亮姑娘受这份儿罪的,他刚才说是要为美人口交,实际上却没有立即执行。他双手把女孩儿的两瓣屁股蛋儿向外掰开,舌头滑过了女孩儿臀沟的顶端,到了那浅褐色的菊花门的地方就停住了,有点儿流连忘返,舌尖儿在密密的皱褶儿上打着转儿,还尽力的撞击「花心」。
  「啊……嗯……」司徒清影以前从来没有玩儿过别人的后庭,更别提是自己的被玩儿了,因为她一直认为那个地方只是用于排泄的,没有其它用处,不过现在真的被人舔舐了,除了心理上有种自己全身上下都能引起男人兴趣的奇特感觉外,没有什么别的特殊的,既不难受也谈不上舒服。
  光是这样被浅浅的疼爱肛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司徒清影只觉自己的肌肤越来越热,体内的瘙痒也越来越强烈,几乎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她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用小靴子在地面上狠狠的跺了两下儿,还小幅的曲下双腿,然后再猛的蹬直,致使屁股向后拱。
  侯龙涛仍旧孜孜不倦的舔舐司徒清影的小屁眼儿,力求让自己的唾液渗进去,使才微微张开了一点点的菊花门内乾涩的肠道能稍稍湿润一些。他自然发觉了女孩儿那些反常的行为,微微一笑,也确实是该让美人尝点儿甜头儿的时候了。
  侯龙涛的右手继续揉捏司徒清影的右臀瓣,左手只在她的小穴外摸了一把,紧接着就竖起了中指,小心翼翼的拨开「蜜壶的门户」,缓缓的插进了她早就湿润非常的红嫩小肉孔里。这个嫩屄大概真是只容纳过一、两根手指,虽然处女膜儿已不复存在,但紧凑的程度决不输给还未被开苞儿的处女。
  性慾高涨的女人总是很贪婪的,司徒清影对于自己下体的两个体腔开口儿同时被温柔的照顾还是不满足,她的小腹不停的在车座儿上碾转,美臀轻微摇摆。她能觉出男人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搅动,她知道自己小穴里不争气的嫩肉正在下贱的拚命裹住入侵者,「堵……啊……堵住我的嘴……」
  「什么?」
  「嗯……快……快……堵住……堵住我的嘴……啊……」司徒清影体内的快感在加剧,但在没爆发之前,总是有如梗在喉的感觉,她太想大声把那种郁闷喊叫出来了,但又不想叫给臭男人听。女孩儿的子宫都开始收缩了,已经很难再坚持住,这个时候也只有主动开口「求助」了。
  「想叫就叫吧,堵着多难受啊。」侯龙涛不打算满足美人,不过通过她的这个要求,已经能大致的了解到她目前的心理、生理情况了。他把左手的中指抽了出来,又迅速的把右手的中、食二指插入了美女的屄缝儿里,舌头也从她的肛门移到了蜜壶顶端的那粒小肉芽儿上,飞快的挑拨。
  「嗯……」司徒清影又跺了两下儿脚,看来要想不「出丑」就只有靠自己了,她狠咬住下唇,低下头,紧闭双眼,她很不情愿的放弃了观看何莉萍与如云互相爱扶对方丰满玉体的淫戏,但她的这个牺牲只能暂时的、很有限的减轻自身受到的性刺激,也许只能将她高潮的到来推迟一、两分钟。
  两个美艳妇人的体力都已恢复的差不多了,动作也就逐渐大了起来,揉捏乳房和屁股的四只玉手都用上了力气,口舌交锋变得激烈。「如……嗯……如云……我又想……又想要了……」何莉萍把手伸到如云的胯下,轻揪她软绵绵的阴毛。
  「萍姐,我……我……啊……我也想……」如云把本来懒散的依在靠背儿上的何莉萍轻轻推倒在沙发上,将她的左腿架到靠背儿上,自己左脚踩在沙发下的地毯上,另一条腿跨过何莉萍的右腿,跪在沙发上,左手抓住她只比自己的小那么一点儿的大奶子,右手掌按住她毛髮稀疏的阴户,使劲压揉。
  「啊……嗯……如云……用……用嘴……」
  「好……」如云听话的撤开手掌,发现上面沾了一片从对方小穴中挤出的淫水儿,她边把身体向后挪了挪,调整自己的位置,边把爱液舔进了嘴里,然后双手扶住何莉萍的臀侧,螓首探入她的两腿间,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
  何莉萍感到一条柔软的舌头拨开了自己的阴唇,开始在自己的屄缝儿里上下舔舐,不光是阴道口儿,连尿道口儿也在被口交的範围呢,她闭上眼睛,开始揉搓自己的乳房,现在真是非常庆幸在进大厅前上过一次洗手间,把膀胱里的存货都排净了,要不然刚刚第一次高潮之后很可能就要「洩漏」了。
  如云吸吮着何莉萍小穴中不断涌出的爱液,忽然觉得有硬硬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阴唇,还在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顶,原来是何莉萍稍稍曲起了右腿,正用高跟鞋的鞋尖儿在为自己「脚交」。本来如云就对为侯龙涛、薛诺之外的人口交不太有兴趣,既然双方都已经準备好了,也没必要再继续这样的前戏了。
  何莉萍正在享受,突然发觉如云停了下来,赶忙睁开双眸,「如云,怎么……」如云上来压住她的身子,吻了吻她的嘴唇儿,「咱们开始吧。」
  「啊……好,好,听你的。」「萍姐真是个可人儿。」如云下了地,从沙发后取出另一个皮包,从里面拿出一条半米长的肉色软橡胶棒,棒子的两头儿都是做成龟头样子的,她坐到何莉萍的对面,劈开双腿,「啊……」缓缓的将一头儿深深的捅进了自己的阴道内。
  侯龙涛沾满了女性花蜜的左手中指按住了司徒清影的肛门,手指可就比舌头坚硬的多了,他一用力,指尖就突破了括约肌的防守,慢慢的挤入了美人的小屁眼儿,当两个指节都被娇嫩的大肠壁死死的夹住后,他便不继续向里深入,开始向外抽,如此反覆了几次,确定女孩儿的后庭已经适应了,就改成缓缓的旋转。
  「哎呀……嗯……」司徒清影原本就皱着的双眉拧得更紧了,由于有比较充分的润滑,除了身体好像被塞住了一样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疼痛,紧胀感从肛门向全身扩散,那种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奇特,甚至可以说是舒适。但女孩儿是决不会承认男人给自己带来了乐趣的,「变……啊……你这个变……啊……变态……」
  侯龙涛完全没把美女的侮辱放在心上,「舒不舒服心里明白,看你还能扛多久。」他加快了阴道中的手指进出的速度,还以很大的力量抠住子宫打转儿,他的舌头也越舔越重,有时乾脆就把阴唇的整个上半部纳入嘴里,狂嘬猛吸,但左手对女孩儿屁眼儿的攻势并没有随着加强,插在里面的手指的动作还是很柔和。
  「嗯……嗯……嗯……」就算司徒清影紧咬着嘴唇儿,可还是从嗓子眼儿里发出了表示喜悦的哼声,她现在所得到的快感已经超过了平时手淫时所能达到的,但高潮即将来临的感觉并不让她特别的高兴,可洩身的冲动已到了几乎无法阻挡的地步。
  司徒清影都有点儿神志不清了,雪白的牙齿在慢慢的放鬆,突然,她听到了一声很高亢的欢叫,是何莉萍发出的,与刚才那种轻声的呻吟、私语有了天差地别,女孩儿受到无法抵抗的力量的驱使,抬起了头,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眼前的情景是她做梦都没梦见过的淫乱、香艳。
  何莉萍正在将一根长长的橡胶棒往自己的穴眼儿里捅,棍棒的另一头儿连在如云的体内,两个美妇人都是仰躺在沙发上,螓首枕着宽大的扶手儿,看不太清她们的表情,她们的右手同时抓住橡胶棒的中段,开始大幅度的摇动。
  何莉萍蹬在地上的右脚、如云蹬在地上的左脚都是绷着的,圆润的脚根儿脱离了高跟鞋,她们空闲的两只左手则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流窜,揉捏乳房,搓按阴蒂,抚摸大腿、小腹,或是把手指放进嘴里吸吮,两女「啊……啊……」的淫叫更是慑人心魂。
  看了几秒钟,司徒清影再也无力抗拒生理上的诱惑了,檀口大张,淫声顿出,「啊……来了……爽啊……洩……洩了……啊啊啊啊……」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带动沉重的VRSCA跟着一起巅了起来,她拚命将螓首后仰,好像要把自己细嫩的脖颈折断一般。
  侯龙涛只觉一阵强大的吸力把右手的两个手指牢牢地嘬在女孩儿的阴道中,就连美人的肛门都在极度收缩,力量大到了难以想像的程度,左手中指的骨节被括约肌勒得如同要断裂一样的疼。直到司徒清影的高潮过后,浑身的肌肉都放鬆了,他才算是把手从两个小肉孔里解放了出来。
  一旦失去了堵塞之物,大量的淫汁就从司徒清影的小穴里汩汩的涌了出来,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她的小屁眼儿也在一张一合的,就像是在祈求填充物一般。女孩儿的粉面潮红,香汗满身,气息极不均匀。
  美女因为刚才有意识的强制忍耐,快感累积的太多,这次爆发的程度是前所未有过的,体力消耗也很大,她现在把剩余的全部力量都用于抬头、睁眼了。看着何莉萍和如云把橡胶棒越摇越快,点点的爱液从两人的阴门中不断溅出,司徒清影因为性高潮而变成粉红色的肌肤又开始升温。
  侯龙涛把自己的凌乱不堪的裤子脱了下来,在这个过程中,特别注意没把右手两根手指上的体液蹭掉。他走到了车头的右边,弯腰望着女孩儿。司徒清影本来是想假装没注意到他,这样就不用理他了,结果发现他非常执着,自己不理他,他就一直这么盯着,其实总共也不到四十秒,但男人的目光中充满情慾,让女孩儿很难忍受,「你想干什么?」
  「和我接吻吧,我让你爽了一次,你也该有所回报吧?」
  「我又没求过你。」司徒清影连看都没看男人一眼。「哼哼。」侯龙涛知道女孩儿用余光能看清自己的动作,他把右手的食、中二指竖了起来,张大嘴巴,含住手指,慢慢把头往后撤,等指头完全出口之后,原本粘在上面的粘液都不见了,「真是难得的美味佳餚。」
  「有病。」司徒清影冷冷的说了一句。侯龙涛发觉到了现在,这个女人还是对自己没有一丁点儿的好感,没关係,长夜漫漫,不信搞不定她,「你要是敢咬我,就算是企图咬我,我会让你哭的。」他一把捏住了女孩儿的脸颊,把她的俏脸扭向自己,把自己的双唇狠狠的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口上。
  「唔……唔……」司徒清影柔软香甜的舌头被侯龙涛伸入她口腔中舌头缠住了,女孩儿拚命想把头扭开,甚至想不顾警告的咬断敌人的舌头,可他不光是掐着自己的脸,右手还揽着自己的后脑,别说合紧牙关了,脑袋连一动都不能动,现在她才真正的相信单从力量上讲,自己是无法与敌抗衡的。
  侯龙涛最开始的时候进攻很猛烈,直接就去挑逗女孩儿的舌头,但十秒之后,他就变成了很温柔的磨擦美人的嘴唇儿,轻舔她的口腔壁和牙齿。在此过程中,司徒清影起初是怒目圆睁,吻到一半儿时,她的表情略微柔和了一些,毕竟这是她的「初吻」,当男人变的温柔,她竟然没有那么大的反感了,但她及时发现了自己软弱的表现。
  当侯龙涛撤出了舌头,放开捏在女孩儿脸上的手的一瞬,立刻就听到了「咳嗒」一声,那是由上牙与下牙重重相撞所发出的。司徒清影一脸憎恨的看着男人脸上略显失望的表情,扭回了头,继续「看戏」,被他这么一搅和,刚才建立起来的感觉都得从头再来。
  侯龙涛也不说话,沉着脸回到车后蹲下,从包儿里取出了四样东西,一个小口袋、一瓶儿润滑液、一根小号儿电动假阳具和一条穿着八个钢珠儿的链子,珠子是由大到小排列的,最小的直径一点五厘米,最大的有三厘米。他先把润滑油涂满了链珠,起身走到女人的身后。
  司徒清影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观看何莉萍与如云越来越激烈的与假阳具交媾的同时,时不时的会去瞧瞧反光镜,虽然自己告诉自己是要监视男人的行动,可眼光却老是集中在他胯下那根巨大、丑陋的东西上。侯龙涛刚才做了些什么,女孩儿都看得一清二楚,她知道那个假阳具是干什么用的,却不知道另外一件的用途……